寫作分享‎ > ‎

文章反映當前社會風氣 值得深思

張貼者:2011年10月2日 上午9:18hkculture   [ 已更新 2011年10月23日 上午7:42 ]
「2010/2011」評審意見  余非  2011-2-27


  對已連續屆的徵文比賽而言,當被問及眼前一屆的成績如何時,習慣上是跟之前的一年比較,以「比往年有進步」來衡量得失。

  上述指標用於投稿量是可行的。假如比賽的投稿量逐年增加,反映比賽有更多人知悉,而且知之者都樂意投稿,即是比賽的認受性不斷提高。「全國中學生作文大賽」的優點,是它考的不只是一篇作文,入圍者要親臨中國的某個省份(年年不同),跟來自不同地區的入圍者以筆試及口試來一次終極比併─ 「全國中學生作文大賽」之所以吸引,這大概是主因之一。比賽的評審過程也認真(在香港賽區入圍的同學,要抽樣面晤) ;於是,投稿人數確是逐年增加,「比往年有進步」。

  以上談的是投稿量。至於無法用上「跟去年相比」這標準的,是稿件的質量。投稿量與投稿質量是兩回事;前者反映主辦方的籌辦能力,後者則反映一地社會文化之風氣及水平。針對投稿質量,辦得再好的比賽,也不存在必然「比往年有進步」的延續,因為投稿學生並不是同一批人。身為初審評判,在此簡報從「2010/2011」香港賽區的1109份稿件中,究竟發現了些甚麼? (初高中投稿合計94000份, 來自219家中學,從中篩出初高中組合計1109份進行初審。初審選出初高中組各50份送交內地決審。)由於投稿量不算少,作文內容,或於香港青少年問題之呈現有一定代表性。

  以下談其中最顯著的兩點。

  「2010/2011」的作文題目中有「綠色夢想 文明生活」一項。 表面看來這是個很好發揮的題目,既可實寫自己如何身體力行,又可以馳騁想像,巧思未來世界。然而,跟初中組評審溝通後發現,原來初、高中組選了這題目的作文,九成九是戈爾2006年《不能接受的事實》(An Inconvenient Truth)及末日說電影《2012》的翻版。九成九的作文都「虛構」未來,然而都是「沒有虛構的虛構」─ 世界末日。綠色及環保這些語詞沒有知識細節(對它的詮釋,一句起兩句止)、其所指涉的內涵也只停留於香港政府做過宣傳的一二主題(如減用膠袋),少見同學由真實生活中的自我發現。此外,綠色之下, 城鄉對立,「有發展無綠色」成了你死我亡的對決。城市發展被描寫為一無是處。從中反映,作者立場先行,思想缺乏細節。用這樣的態度來談帶反思意味的綠色生活,是另一種人云亦云。而在內容單薄、單一的大趨勢下,叫人極之擔憂的現象是─ 上述作文有九成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指責他人的口吻來表述,完全是當前社會風氣的反映。例句如下:

  「假如你們不收手的話後果將會不堪設想所謂有因有果你們一定會自食其果」─ 且注意當中的「你們」,表示作者本人不在其中,另「不收手」不是打家劫舍、擄人勒索,是「活得沒有環保意識」而已。

  「現代人價觀扭曲,虛榮感作祟」、「人類啊!你可曾對自己自私的行為感懊悔及內疚?」之類的口吻、態度充斥紙上。人,在作文中都是「大寫」(人類),也是「他者」,作者「不包括在內」,他要指斥的,是「沒有他在內的『大家』」在「毀滅」地球。讀選擇了「綠色生活」的九成稿件,評審苦悶之餘,是對香港及青少年的無限擔憂。當然,決審評判是不會知道曾存在這樣的一批作文的,因為它們都被淘汰了。將來被決審評判(包括內地評審)讀(或讚賞)的某幾篇「綠色」作文,不太反映此題目投稿質量的總體水平。這發現,因而需要由我們這批初審評判點出來,以引起大家關注:從中深思,一些複雜的知識及大議題之「中學化」,會否存在過度淺化至被扭曲的危機?

  另一點想提出來的,是「仇富」、「貧富對立」的思想也以簡化的方式在同學的作文中呈現。題目為「尊嚴」、「想要幸福不容易」一類的作文,不少都朝貧富對立的方向發展。最有代表性的一篇,是一位「懷才不遇」(先肯定自己有「才」)的年青人淪落潦倒,有人向他提出可申請基金救助,可是一聽是「李氏基金」便勃然大怒。李氏也者,呼之欲出是地產商李嘉誠之暗指。

  「2010/2011」投稿的作文由文字至內容都出現問題。以高中組而言,要在幾百篇中選出50篇入圍竟然並不容易,水平可想而知。壞事本身也是好事,讓初審評判細閱的1109篇投稿,無形中成了當前青少年精神面貌的大檢閱。看出問題,就投入關注。願以此評審意見與中學生及香港的教育工者互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