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驚異的植物世界》

旭日文學之星 高中組

黃詠瑩(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

《令人驚異的植物世界》

  經過春雨的臨澤,大地的每寸土壤都得到滋潤,甘露無孔不入,喚醒了一顆顆沉睡於泥土間的種子。忽爾,看你開始蠢蠢欲動,翻身轉體,奮力甩掉頭頂的碎散泥沙,徑直往上爬──終於,你破土而出,萌動而生,一芽新線抵達屬於牠的植物世界報到。

  身型矮小的你,因被參天大樹的掩映遮擋着視線,無法晀望遠方花田美景,心裏很是郁郁不快。一陣微風旋然而至,吹飛數朵蒲公英的種子,縷縷白絮化作輕煙裊裊,御風起起,聚攏,然後四散。你仰着頭看,看得出神,郁悶之感瞬間消逝。

  回過神來,你眼前正有人一蹦一跳地步步逼近,並雀躍地叫嚷着:「媽媽,我找到含羞草了!」還將其小手伸到你面前搖來晃去。恐懼感使你渾身發麻,但不能拔腿就跑,只好任人宰割。然而,那雙小手從你身旁掠過,戳了一下你身後的一株形態怪異的小草。原來人家的目標不是你。你安下心來,回頭顧望,那小草的葉子似是用小刀切成了一條一條的,十分精細而排列整齊;被觸碰的一剎那,葉子便迅速合攏起來,蜷曲身體模樣怪可憐的,頗像個含羞答答的小姑娘受驚了呢!

  其實,蒲公英靠風播種,含羞草靠閉合葉片減少水份流失,都是它們在危機四伏的植物世界裹賴以生存的伎倆。假若你知道牠們背後的原因,定必更為之訝異。

  你懷着無窮的好奇心不斷探索這個植物世界,很快就到了深秋,你大惑不解,為甚麼有類樹木四季常青,在疾風中仍蒼翠挺拔;有類卻被染得火紅,而且風起葉落?你只知人們管前者叫松柏,贊松之莊重肅穆,傲骨崢崢,與竹和梅合稱「歲寒三友」;只管後者叫楓樹,喜愛紅葉者眾,早有唐代詩人杜牧寫下:「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中國人喜歡賦予植物象徵意義,例如蓮花寓意君子的高尚品格,梧桐代表悲傷淒涼,好像把植物牽進了文學國度,為牠們鍍上了一重詩意。於是,你不禁疑惑自己在文壇的地位如何。只是,你連自己是誰也未曾知道。

  有時,附近的花草在竊竊私語,你聞其聲卻不解其意。這是肯定的,植物有自己的家族語言,你並非牠們家族的一員,猶如國籍不同的人,自然無法溝通。顯然,你也不會知道牠們互相傳遞訊息是為了儆醒家族成員強化防蟲機制,這是讓牠們在自然界更長壽的秘訣之一,跟閒話家常之舉大相逕庭。活在有話無處訴的世界,你為自己的孤獨感到惆悵。

  春去秋來,不經不覺已過了多個年頭,你長得漸愈茂密、挺拔,是一棵不折不扣的參天大樹,你發現自己能聽懂某種植物的訊息,是來自身旁高聳樹羣,人們稱你的家族為銀杏樹,因樹齡長而寓意健康長壽,而當初阻擋你視線的正是銀杏樹。

  沒有誰的一生不存在等待。等待的過程也許很漫長,也許很苦悶,但迎來的結果往往叫人訝異,不只在植物世界,也在你和我的世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