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心中書寫家的味道》

旭日文學之星 高中組

蘇寶翹(荃灣官立中學)

《人在心中書寫家的味道》

夜深,異國的月光輕輕灑在房間沒被燈照到的角落。偶有一兩不知名的小昆蟲繞著書桌上的燈光轉,被我一揮手趕走了,消失在黑夜的影子裏。我停下了手中粘合模型的動作,稍微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肩骨。

  製作模型,是我以前從來沒接觸過的一種作業,不熟悉之下一不小心就拖到了死期前一晚還沒做完,只得熬夜加班。作為交換生來到新的國家,一切都是那麽的陌生,我身邊甚至看不到我熟悉的文字,房間裏多是寫著英文的書,只有那一小盒鐵觀音茶包的包裝上,印有我最熟悉的中文,那是我偶爾在超市看到並買下來的。

正好有些困倦,想起鐵觀音可以提神,便去廚房了一杯熱水打算回房間泡茶宿家庭的其他人已經入睡,我只得盡量放輕腳步。閃身回房,取出茶包泡進熱水中,蓋上蓋子,不一會兒,茶香漫溢,那清淡的香味飄滿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香味漸漸和我記憶中的味道重合。這是我最熟悉的味道,我家的味道。

父母喜歡喝茶,尤愛鐵觀音,沒有理由,但就是喜歡。於是,我在家中經常都能聞到鐵觀音特有的清香。我也喜歡喝茶,可我不會品茶,也不諳茶道,唯一能靠味道認出的只有鐵觀音每次母親遞給我一杯茶,我都把它當成一般飲料,一口就把那小茶杯裏的茶喝光然後被母親笑罵我浪費了一杯好茶。

每天晚飯後,父親都會給我們泡一壺鐵觀音,據說有助消化。父親泡的鐵觀音最好喝了,而且還好看,金黃清澈,有著絲綢般的光澤不苦,不澀,香氣濃郁且帶有淡淡的清甜,喝完了嘴裏還有韻,說是喝一次就不會忘也不為過。正是因為這樣,只要說到「家」,我馬上想起的,就是滿室的鐵觀音香,還有一家人飯後閑聊的歡聲笑語。

想來已經快到茶包上所說泡兩分鐘的時間了,我回過神來,掀起茶杯蓋子,茶香四溢。我自己泡的鐵觀音和爸爸泡的一樣色澤金黃,在燈光下有著如同絲一般的柔美光澤,引誘著人去品嚐。拿茶包,我輕輕了一小口,和記憶裏相似卻又不同的味道讓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也許是自己顧著發呆茶被泡得太久,所以自己被茶的苦澀給嗆著了吧?

我和爸媽吵過架,鬧得最兇的一次是我想參加學校的交換生計劃。我想去國外,去一個對於我而言全新的地方創造我自己的世界,可是卻被父母堅決反對。他們為什麽要阻止我?我想要體驗一下這個世界有什麽錯?

「我已經厭倦了這滿屋的茶葉味,為什麽不讓我走出去?」我一直執拗著,偏執著,最後我狠狠甩出了一句話,並關上了我房間的門,把那茶葉的味道隔在了房門外。一聲撞擊的悶響後,世界安靜了。

那天晚上的夜裏,母親捧了幾塊點心和一壺鐵觀音給一夜沒吃過東西的我。一開始我還倔強地說著我不餓,最後還是在母親的目光裏屈服了。點心有點甜膩,讓人有點受不了,這時候再配上一口鐵觀音,卻正好。茶一入口,我便嘗出那是父親泡的茶,是我熟悉的味道,不苦不澀,帶著清甜,依舊那麽好喝,我的眼淚不知怎的卻流了下來。

現在想來,幾乎每次吵架的時候我都在傷害我的父母。可他們對我永遠寬容。即使吵得再兇,翌日早上,他們又會如常一般待我。我每走一步路,不管好壞,他們都會在後面扶著我。咽下我那一口茶,訝異地發現原來我自己泡的這杯,也有回香。

那次吵架的結局,在父母的妥協下結束。這也是為什麽我現在會在異國他鄉砌一個模型交作業。我還記得父親一邊在通告上簽上同意,一邊感慨著女大不中留。那天晚上,照例是一壺茶一家人,爸爸給我斟著茶,問我「女兒啊,你知道家在哪兒嗎?」

我一楞,下意識答道:「在住的地方?」看見父親搖頭,我再次回答,「在有家人的地方?在有愛的地方?在故鄉?在......

父親還是搖了搖頭,最後他打斷了我:「家在你心裏。這樣你永遠不會迷路了。」

那時候我不太明白,到真的到了外地,才會發現,家真的不是一個實體。就例如,你永遠不會把回宿舍說成回家。

鐵觀音咽下,如清泉,如溫流,如甘露,直入心田,一點一滴都在書寫著家的味道。

在異國,伴著茶香,我的模型也終於做好了——那就是我創造的第一個新世界。

創造自己的世界一點都不容易,過程中也許會孤獨,會害怕,會徨,但只要著家的味道走,一定能找到歸途,能找到棲息的港灣。家在心裏,那是永遠支持你往前的堅強後盾,那裏寫滿了家的味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