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奬作品‎ > ‎

走吧,人生

張貼者:2011年10月1日 上午9:36hkculture   [ 已更新 2011年10月23日 上午6:50 ]
劉敏儀  九龍真光中學 指導老師:何嘉慧 2009年 香港文學之星

走得威武,走得輝煌,未必引來萬千矚目。走得淡泊,走得壯美,卻留下無限追憶。回眸千年的歷史長河,環顧日新月異的今日社會,英雄賢哲輩出。他們有的畢生泅游在世俗藩籬中,依戀不捨;有的卻選擇了蕩漾江湖,飄然遠逝。無論如何,他們都用各自精彩的人生告訴我們:走,要走向心靈,走出生命!

憑弔屈原

  「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一曲《離騷》響遍汩羅江,清越悠遠之聲千古不息。伴著那鏗鏘激昂,余韻悠長的愛國之音,是汩汩東流的滾滾江水,靈動而雋永。

  你畢生忠君愛國,憂國憂民,卻被小人讒言所害,兩次流放異域。在顛沛流離的流放歲月中,你依戀的,還是故土,還是家國。縱使「思美人」兮美人無意,「涉江」兮沿路多蹇,意志不斷被消磨的同時,你的信念卻更矢志不移!可是,看著家國日益步向悖逆之路,自己卻無力改變,你深切哀傷地毅然決定以死相諫。

  淒冷的清晨,你抱著沉重難放的大石,含著難以言明的苦澀,凝眸遙望郢都良久,終縱身一躍,把夢揉碎在浮藻間,隨一彎江水流遍眷戀的家國山河。你走出了塵世,邁向了新生。

  「哀民生之多艱。」屈原,你的人生,走得悲壯。

細看鬼雄

  「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空氣中彌漫著濃稠的血腥味兒,烽火肆虐過後的蒼夷,狠狠地刺痛了你的眼、你的心,撥動了久久不曾顫動的一弦。

  昔日破釜沈舟的大勝,焚毀阿房宮的豪氣,自立西楚霸王的傲然……如身旁的汩汩江水般緩緩流過,洗凈了往事,洗去了輝煌。那些崢嶸的歲月呵,一一從指尖繞過,散去得無聲無息。閉目想了想曾投以無限信任的江東父老,愛己深切而自刎的虞姬,縱虎為患的結拜兄弟,讓你心中留下了兩行清淚。

  如今大勢已去,四面楚歌,再也沒有機會扭轉逆勢。奈何?奈何!與其偷生於世,不如與戰死的將士們一同上路!心如刀絞下,你回身細看江東,揮了揮寶鋒,把夢折碎在烏江之畔。哀歌一曲,你別了當天「鬼雄」掀起的裊裊狼煙,走出了塵世,走向了新生。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項羽,你的人生,走得淒美。

仰望詩仙

  「仰天長嘯出門去,我輩豈是篷篙人!」本性不羈的你,不懼深宮規條,傲然地要求貴妃研磨,力士脫靴。本性逍遙的你,不囿世間俗約所困,睥睨王侯,蔑視權貴,與黎民為伴,為百姓道盡心聲。憑著浩然之氣,本著詩仙之名,你揮別官場,衣袂飄飄地走出紅塵俗世,卓立於山水天地間,醉身於壯闊山河中。用你夢筆生花的才情,驚風泣雨的妙筆,創作出一首首千古傳頌的名詩佳句。你走過了逶迤起伏的群山萬壑,恣意地游山訪仙、醉酒狂歌,泅游於無盡的山水奇景中,逍遙自在地走遍大江南北。

  你放下了難展抱負之愁,走出了名利的樊籬,走向了心靈。你讓人生的失落,消溶於偉奇壯麗的山川之中,把愁情寄之於酒,溶注於詩,寓失意於豪情壯語間。在揮筆吟誦間,你不忘道盡蒼生哀樂,那個「月光明素盤」的老嫗,「玲瓏望秋月」的怨婦……通通被你澄澈的心眸所看透。謳歌蒼生,讚頌山水,你走出了失意,走出了落寞,走向了心靈之路。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李白,你的人生,走得從容。

追念陶潛

  「開荒南野際,守拙歸田園」。一曲曲人間天籟,奏不盡田園本色。是誰「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是誰寧願「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也不願被俗念牽絆?是誰走出了「塵網樊籠」,脫離了「羈鳥池魚」?是你!是你!陶潛。

  你性情淡泊,雅好自然,卻在黑暗的官場浮沉十數載。無盡的蒼穹、無垠的田野……似乎離你越來越遠。你任愁緒被塵網羅罩,讓失落被樊籠困鎖,日復一日,在桎梏中為口腹自役。然而,你向往自由的靈魂卻不肯妥協!也罷!也罷!你立下決心,摒棄世俗,不為五斗米折腰,忠於現實與心靈,毅然歸隱農村,息絕交遊,醉心於田野山間中。掬一捧清泉,拾一片落葉,品一杯香茗,眺望山野,恬靜自然,你率真的靈魂終皈依山林。你走出了塵網樊籠,脫離了羈鳥池魚的生活,踏上了心靈之路!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陶潛,你的人生,走得淡然。

  王侯將相、隱逸居士們純然的人生氣魄,穿越千年后,仍然充沛於天地之間;他們的淺唱低吟,彷彿縈繞耳畔!我們今日蒙塵的眼眸,就讓這些傲骨氣節濯清汚垢。好讓我們用澄澈的雙瞳,在這紙醉金迷的濁世中,尋覓那清新的一隅。然而,這些動人的故事,也不只是他們專美的……

俯視薔薇

  「不要只睜開一只眼,更不要遮住雙眼。」仲夏的黃昏時分,紅彤彤的薔薇,在晚霞的映襯下,更覺嬌美。那位清癯的長者,蹲在庭院一角,悠閑地揮動那把握了幾十年的枝剪,為手心的薔薇塑造心中的嫵媚姿態。他那雙渾黃的眸子,卻視力清晰,透視著深蘊的睿智。

  警局、抽屜、紙袋、賄金……交織成他幾十年前短短三個月的警察生涯,那段人生中最晦暗、最內疚的歲月。心潮起伏,前路迷茫,他折騰了數月,良知的浪花終究還是喚醒了他正直的心。一咬牙,他抄起銹跡斑斑的剪刀,朝那脹鼓鼓的信封用力一刺 ── 然後在眾人不屑的目光中,他昂首走出那污濁的天堂。

在人浮於事的年代,單憑着低微的小學程度,可幹得了什麼?幾經艱難,輾轉在漁農署找得安身之所。昂藏七尺的男子漢,彎腰縮背,在園林裏翻泥除草,芟枝剪葉,養活一家十口。自此,那握著剪刀的手,直到今天也不曾再刺向任何污穢之物,而是修飾著各式各樣的花團錦簇,為它們創作出千姿百態 ―― 這是一位遠房親戚的故事。

  世人不知道這小人物的堅持,不了解他的志氣,但他秉持著凜然的氣魄,選擇了走向靈魂的深處,邁向生命的高峰。即使洗盡了鉛華,淡去了光輝,遲暮的他,還是清濯的蓮,傲骨的梅。

  「這是我選擇的路。」這位長者的人生,走得軒昂磊落。一眾王侯將相,隱逸居士,乃至今日的升斗小民,在他們的人生路上,有的走向了心靈,有的走出了生命,鏤刻了一樁又一樁的雋永傳奇。

  蟬脫殼,毫不費力;蛹化蝶,卻酸楚壯美。人生,要走得迷亂狂放,輕而易舉;要走得饒富意義,卻難於上青天。

  走,不是捨棄,不是懦弱,不是逃避。漸行漸遠,是人生的必然。一起走吧,走得瀟灑,走得無悔,走向心靈,走出生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