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奬作品‎ > ‎

別樣的習慣

張貼者:2013年5月13日 上午10:07hkculture   [ 已更新 2013年5月13日 上午10:20 ]
鄧宛怡    仁濟醫院王華湘中學  中三   指導老師: 楊自正      2013年 亨達文學之星


 我從小就有一個習慣,就是一緊張就會摸摸我的頭,大前提是不論我有沒有頭髮都總要摸一下頭皮才安心似的。

   媽媽跟我說這個別樣的習慣不是好習慣,叫我把它改掉。但我頑固的手掌就是離不開我發亮的小光頭。但我漸漸發現,這個奇怪的習慣,為我帶來了不少的樂趣。依稀記得剛升上小一,班主任要同學輪流自我介紹,當時膽小如鼠的我怕得雙腳發抖,冷汗直冒。我十分緊張,生怕說錯話會給同學取笑。就在座位上不斷思量該如何介紹自己,誰不知就不自然地搔了搔只有一小撮短毛的頭,我一直搔一直想,入神得連該我介紹的時侯也不知道,就因為這樣,我就被取了一個花名:「小光頭」

    因為這一個花名,我在小學的時侯就一直保持光頭的形象,不管別人是取笑我還是真心覺得我的小光頭可愛,我都全單照收,依舊在不知所措的時侯摸摸它,每次感受到自己頭上光滑的程度就像一塊經老練師傳打磨過的翡翠,就會突然找到解決的方法,實在奇妙!

    小二的時侯,第一個要背誦整篇乘數表的幸運兒就是我,小光頭。因為我在家中複習過,便能背誦如流,怎知一位百厭的同學在我背到九乘五的時候,大喊了我喜歡的女生的名字,我,就愣住了。我的腦袋忽然一片空白,再說不出話了,只怕被那個女生發現我的笨拙。我不知不覺地又摸了摸我小小的光頭,告訴自己不用害怕,鎮定下來,便再次念念有詞地背剩餘的算式。事後老師不但稱讚我,那個女生在課後更請我吃餅乾呢!

    小六的時候,第一個要在禮堂預演獨唱的幸運兒還是我,小光頭。但其實,我唱歌的天份近乎,零。但我卻十分享受唱歌時的喜悅和自在,特別是全部人都注視著我一個人放聲地高歌的一刻,更是我參加獨唱的原因。因為要預演,我每晚回到家中都不斷分析歌詞,研究節拍和感情等等的細節,更在洗澡時不厭其煩地把自己當作紅館的明星,向天花板的朋友分享音樂。終於到了預演當天,我一清早就回到學校音樂室練習,到了正式預演的時侯,我大膽地當著全校的同學面前唱歌,我把每一個節拍都拿掐得很準,也準確地配合到老師的演奏。就在我陶醉在這美妙的一瞬間時,台下一個小一的同學突然放聲痛哭,幾乎掩蓋了我的歌聲,我就忘記了歌詞。我不知道可以怎樣做,便跟住老師彈奏的旋律哼,然後又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光頭,腦海又浮現出歌詞,最後便得到全場熱烈的掌聲,以及最難得的冠軍。

    這就是我別樣的習慣,沒有理由的,最自然的,最能在緊張關頭助我一臂之力的,摸摸頭。有時有些習慣,只要自己舒適,對人無礙,一樣可以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李婉薇評語:

這篇散文雖然並非自由選題,卻有如作者自己選題寫作那樣率真自然。透過回憶小學時期的兩件小事,作者指出他看似平凡的小習慣──摸摸他的小光頭──有鎮靜作用,多次令他「化險為夷」,因此悟出一個小道理。文中小二時的經歷,活潑生動,令人忍俊不禁,又難以忘懷。在小六的時候,作者明知自己沒有唱歌天份,卻能「享受唱歌的喜悅和自在」,說明他的表演並非為了掌聲甚或獎項,而是娛樂自己。全文的主題除了是「別樣的習慣」,恐怕也是他這種天真自然的非功利精神,在教育也講求業績的商業社會,這種精神極為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