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奬作品‎ > ‎

走過烽火大地

張貼者:2015年7月4日 下午8:05hkculture

曾兆霆           香港鄧鏡書院                 2014-15年      國一等獎  (高中組)


和平,相信我們對於這個詞語都不會感到陌生了。一直以來,我都把和平視作為理所當然的。畢竟,在香港這個繁華的都市裏,我從不需要擔心會受到戰亂的影響及為自己的人身安全擔憂。但是,當我參加完由聯合國難民營所舉辦的加沙難民探訪團後,和平的意義,在我的心目中頓時變得彌足珍貴。

我從未去過戰亂地區,在前往以色列加沙地區的途中,我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壓力包圍著我,甚至讓我開始第一次真正地為自己的人身安全擔憂起來。在這裏,由於各宗教派別多年來的衝突,戰火正在這裏到處蔓延。就這樣,懷著心中對於未知的恐懼,我正式踏足加沙,踏足這片烽火大地。

一來到加沙的市區,我頓時被眼前的一切嚇呆了。只見本來應是高樓大廈林立的市中心,現在卻只剩下一片頹垣敗瓦。地面上滿佈著瓦礫和血跡,本應是熱鬧繁華的街道卻變得寂寥無人,整座城市變得猶如廢墟一般,沒有任何生氣。它所僅有的,恐怕就是死亡。

在經過了一段觸目驚心的路程後,我終於來到了位於加沙市郊的難民營。一推開門,我瞬間被眼前的一切震驚了。地上滿佈著傷者,醫生在擔架床上做著手術,伴隨著身邊震耳欲聾的哭聲和叫喊聲,我頓時感到不知所措。儘管醫生們在盡著最大的努力救治傷者,但卻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死神將一個又一個的生命無情地帶走,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淒傷和一種說不出來的悲涼。

在難民營裏,我甚至還看到了許多兒童的身影。他們大都七至八歲,對他們來說本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年紀,但現在,我從他們的眼裡只看到了驚恐和無助。在這八月的盛夏,本應是在愉快玩耍的他們,現在卻要接受這種無情的炮火的洗禮。戰爭既奪去了他們的家園,他們的童年,也摧毀了他們那脆弱的靈魂。

這時,我突然聽到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當我轉向聲音的來源時,我赫然看見一位父親跪在他幾個月大的女兒面前哭泣。女孩長得很乖巧,只是,她再也不能睜開眼看看這個世界,再也不能和其他孩子一起愉快的成長,再也不能感受到父親對她的愛。只因在幾分鐘前,小女孩的生命已被戰火無情的奪去。望著自己女兒冰冷的軀體,那位父親一遍又一遍的用拳頭痛擊在地板上,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感到心痛。在那一刻,我看見那位父親眼角裏流出了晶瑩的淚。淚珠緩緩地從他的臉頰滑落,一滴一滴,掉落在他的袖口上,掉落在女孩的額頭上,掉落在我們在場所有人的心靈之中。

這一刻,在這片烽火大地,我親身地見證了戰爭和死亡。在這裏,我感受不到一點生氣。我似乎能夠感受到死神的存在,他就站在那裡,對著我們露出猙獰的笑容,仿佛隨時準備奪走另一條無辜的生命似的。

在這裡,我看到在戰火的面前,生命是那麼的脆弱和不堪一擊。和平,這個我所熟悉的詞語,在這一刻,對我來說竟是那麼的陌生和遙遠。

在這裏,自幼在香港長大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失去和平的這種切膚之痛,第一次看到了人性的殘酷,第一次體會到和平的重要。這一刻,我但願父親不會再失去年幼的女兒,我但願人們不會再流淚,我但願世上從此再沒有烽火大地。

(文章亦刊登於2015年6月22日大公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