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奬作品‎ > ‎

張貼者:2015年7月4日 下午8:18hkculture
孫遇晴         拔萃女書院         2014-15年    恒源祥文學之星提名獎(初中組)

    儍孩子,常常有人說我是儍孩子。 

    小時候的作文題目,總有一道是《我的志願》。

     那時坐我前面的是一個架著眼鏡的男孩子,小小的臉稚氣未脫,說話卻已老氣橫秋。「我要做一個律師,」他自豪地對我說:「我要讓爸媽和妹妹吃好的,住好的。我要出人頭地。」

     坐我隔壁的是一個害羞的瘦小女生,眼睛大大的,笑起來頰邊兩個梨渦,甜美可愛。「我要做一個醫生,」她笑道,牙齒白白的,「我想為這個社會做點甚麼。」

     小小的我想了很久,終於在作文簿上寫下:「我想到鄉下去,找一塊小小的田,種些瓜,再種些果,就這樣過一生。」別人的夢想很大很大,我的夢想很小很小。

     媽媽很生氣,揪著我的耳朵駡著:「你這儍孩子,怎麼這樣沒出息!」

    爸爸冷著臉一把將我丟進書房:「你這儍孩子瞎說甚麼?快給我好好唸書去,將來給我們家爭光!」

    老師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在作文簿上批了個大大的「重作」。紅色的字,紅得刺眼。

    後來,我長大了。我知道了甚麼是踏實,甚麼是有抱負有理想,甚麼又是不切實際。可是那一個小小的夢想,從來就不曾改變。這個社會太紛亂,太深不可測,就像一個大染缸,把乾乾淨淨的心靈都染黑。我只想逃走,逃得遠遠的⋯⋯幾年前到鄉下去的時候,曾看見幾個農夫在田裏揮汗如雨。他們的身體黝黑而壯實,汗水淋漓的額上有深深的皺紋。可是他們的眼神清澈,他們的目光坦然,有一種安然和滿足。他們的笑純真宛如孩子。我心中突然湧起了一陣羨慕——或許就是羨慕他們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或許就是羨慕他們每天回家時家裏都有炊煙傳出,孩子們都跑出來迎接。或許就是羨慕那份恬靜美好的無驚歲月。

    有一個畫面,一直在我心中,歲月也不曾使它淡去——那是一個甜美寧馨的黃昏,我從田裏走路回家。我站在山腳下,家在山上。路途雖然遙遠,可我不孤單。路上能聽見蛙叫蟬鳴,星星和月亮陪我慢慢的走。風中有青草的芬芳,連著一絲濕潤的水氣,輕輕的吹,輕輕的拂。我抬頭看見天邊的第一顆大星,滿足地歎了一口氣,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從來也不明白,成人口中的值和不值是甚麼?成功是甚麼,失敗又是甚麼?我從不是一個聰明的人,沒有甚麼宏大的理想,也從沒想過要出人頭地,名成利就。這個社會太複雜,我不懂,也不想去懂。我只想去一個離城市很遠很遠的地方,那裏沒有所謂成功,沒有所謂失敗,沒有厚厚的書本與小山般的數據。那裏只有風、月亮、星星和太陽。我想去的地方,簡單得多⋯⋯

    我想到鄉下去,找一塊小小的田,種些瓜,再種些果,就這樣過一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