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奬作品‎ > ‎

我的故鄉在遠方

張貼者:2012年1月4日 下午9:53hkculture   [ 已更新 2012年1月4日 下午10:36 ]
張嘉煒     樂善堂梁銶琚書院  中三    指導老師: 王振堅      2010年 香港文學之星


“那個地方曾孕養了多少英雄少年、文人雅客;那個地方也曾是海上交通的重要港口與寶島兄弟情深遙相對望;那個地方不如香港的繁華、北京的莊嚴、上海的艷麗、她早已風華洗淨,歷經滄桑,那個地方是我那遙遠的故鄉—倉山 ─── 一個值得細嚼的名字…”

                                                        ——題記

關於花情

清晨中的早市被第一抹晨光拉開了布幔。擠在青菜攤之間的幾簇菊花以青菜的價格混淆在各色的農家貨品裡,沒有東籬菊花的灑脫淡然,反倒帶著廚房的煙火氣,是市井裡划算的親切的美麗。

這裡的街市繁多、星羅棋佈,所以角落也多,數不勝數。在慵散的午後散步街角。陽光斜斜的跨在馬路中間。這時隨意的轉彎,偶爾一個抬頭,躍入眼角的便是幾蓬三角梅點燃了灰撲撲的街頭巷尾。明亮的紫色、粉色在枝條所及處潑開、美的放肆又平淡。枝柳纖細狹長,垂得很低,像是被那紫的力量壓彎了,好濃烈的生氣!在午後寂寞的陽光下,盛放的三角梅顯得有些驚心動魄。

午後的時光被蜿蜒的小路拉的很長。路旁的石牆高而嚴肅,把小路逼得更窄,把陽光也擋在外頭。石牆上有斑駁的苔痕,更高處貼著爬山虎的葉子、重重疊疊、鬱鬱蒼蒼。

在這裡,甚麼都不會想說話。小路、石牆、爬山虎、時間、都靜默着……

傍晚的馬路川流不息,火紅的的士燃著它的激情,成群的如閃爍的碩大火把,夾帶着風中香味甚濃的白玉蘭花,倉山的花情濃意非常。

我彷彿看到了消逝在空氣中的大把童年。回憶種種,安靜卻祥和,平穩卻穩妥。如果青春有腳,我願我的青春會在這裡結束旅遊。

早晨的倉山有著世俗的活潑生氣、午後的倉山有著熱烈與寂靜錯落的風情。

 

關於人情

倉山不多人,但學校雲集。到了上學時間,如潮水一般的學生流把平靜街巷瞬間淹沒,又在瞬間流向各個校門。放學時間,更猛烈的潮水再次淹沒街巷,然後化作綿長的小溪流慢慢流向更多的門,街巷也慢慢地浮出水面。暮色四合,倉山又一次陷入古老的睡夢。

倉山白天是年輕的,晚上是古老的。

倉山的老人似乎很多,就是每一畦菜,每一棵樹他們都特別顯得高興。每日一光亮,主婦們就吸着拖鞋拿著牙罐在井邊刷牙。什麼老李的魚少了斤兩,老黃昨日贏了大滿貫,諸如此類,一經過她們的渲染,早上的生機也都活現了。就是隨意在樹下遇見一位老者,他也會與你攀談人生百態。每一番都會讓人唇齒留香,心神暢爽,那時年近古惑的老人們留給我們心靈的甘甜。

一個海口城市───倉山───就有著這麼的君子風度、風土人情。

關於園情

倉山是意境的,在閱盡繁榮與滄桑,經歷了時間的沉澱後,褪盡鉛華,頹廢衰敗倒也呈現出別樣的風情。

深徑幽幽,若前世之靜美;小巷蜿蜒,如歲月之緩流。行走在巷子裡,希望自己像風一樣透明,不會驚擾了這百年的從容。

 每一條小巷深處,都基本上有一個小小的園子。名字多美麗,那背後一定也藏著好多故事吧!它們的來歷和關聯早就無從考究,但歷史之所以迷人,恰恰在於時間不確定的真實變成了不確定的故事,留給後人無邊的懷想。斯人已去,而他們的夢卻穿越百年,停在現世,給遠離夢想和情趣的我們,一個浪漫的提醒。

園子名字刻在西洋風格的石頭楣上,用朱漆描就。不久前上的漆會把牌子襯得分外顯現,但是石頭上爬着斑駁的暗苔與朱紅的字格格不入。長長的紅磚圍牆圍起了好大一塊園子,園門打開,園子裡草樹混長,雜物遍放,簡易平房也搭建了幾處,偌大的庭院變得狹窄逼擠。西洋式紅磚樓如今住著許多人家,門前的世界早已殘破不堪,木質的百葉窗開始腐爛歪斜,漂亮的八角樓頂上的電線交錯、野貓亂竄。一派市井人家的小氣破落之相。

如此這般,想起昆曲《牡丹亭.遊園驚夢》裡,杜麗娘拖著哀怨婉轉的腔調:“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不禁心生感慨。這園子也曾奼紫嫣紅而今都付與這嘈雜的生活,只有美麗的名字裡,還殘留着前世的繁華。

    但是這些老園子的今生仍然有著現代建築不可比擬的韻味。配上崑曲綺麗華美的腔調,花旦的哀音變得精緻考究了起來,聽來是極享受的。而幾個老園子沾了些破敗味兒,反倒有另一趣味在裡頭了。它還將隨著時光變遷,益發濃郁……

    這些就是我對故鄉的印象,星星點點,但它又卻是濃於血中,伴我一起成長的。它讓我想起了張愛玲的小說。在我眼裡倉山是一張上世紀的老上海畫報,泛著時光的黃,畫著陳舊的妝。可是畫報上的名媛越發沉靜、優雅,因為時光過濾了她艷麗的唇色和服飾,而她的氣質和時光一起沉澱,時光有多厚,她就有多美。

   

後記:謹以此文寄懷離開故鄉兩年的思念之情,午夜夢醒夜半時分,它是遙遠不可及的,遠在千里之外,無法眺望;而它又是如此的近,它在我心中陪我度過往後的日日夜夜……。

 

評語:


形容倉山,花的生機,叢生的活力;老者和年輕人融洽的生活情態;老園子破敗但韻味悠然的特色,附在同學深深的緬懷裏。無論好與壞,遠與近,都能寫出那份欣賞而珍重的情感。是一篇描述得力,抒情細緻的佳作。
(李蘊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