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奬作品‎ > ‎

想要幸福不容易

張貼者:2012年1月4日 下午10:51hkculture   [ 已更新 2012年1月4日 下午11:03 ]
李灝謙    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張煊昌中學  中四     指導老師:蕭知慈      2010年 香港文學之星


        對於幸福的定義,我們都難以下一個共同的詮義。只知一心追求的幸福,要得到真是談何容易。

父 親

        其實他沒有告訴過我他想要的幸福。

        休假待在床上看馬經,上網玩德州撲克,午後又小睡片刻,冷不防便外出吃飯兼下注。這種悠閒寫意的生活,使他那個肥脹臃腫的側影更添幾分提早老化的隱憂。

        他這個肥脹臃腫的側影,一待就是二十年。打從他由最低經驗的珠寶學徒,不停地工作工作再工作,二十年他都待在珠寶店的大門前,或是坐在頂住他雙腿的櫃檯前,維持著這個姿態。曾經何時,他有一次伸展雙腿,坐在經理室的機會,不過就是只有這次。

        幾乎你說得出的珠寶店他都糊口過,有時候連我都記不清楚。每天十五小時的疲累式硬銷,對於一個少年時代沉默寡言的大男人來說確實是一大挑戰。為了兩餐溫飽,就只有屈就現實,埋頭苦幹吧。他也擁有過自己的夢想,夢想有朝一日親臨發現遺跡的考古現場。多年後,他真的成功地親臨墓穴遺跡—利用三日兩夜的廣州一家遊,抽出一個上午參觀南越王古墓博物館,圓了自己的心願。

        電話響起:「不吃飯,只喝湯,顧客拖拉下不了班。」母親急忙準備他的宵夜,想必他回到家後,又會躺在床上大睡。

母 親

        接到父親夾著煩躁語氣的電話,她又急忙準備飯菜。擱在桌子一旁的文件賬目,還有一大堆未批閱的功課習作,足以使她疲憊不堪的眼簾重得不能張開。她緩緩地躺在床上,閉上乾涸的雙眼,希望一直睡到天亮。

        對於她而言,感覺幸福的神經已經麻木遲鈍了。金融海嘯發生,工作的大型美容集團倒閉,輾轉在市區找到一個普通文員職位,不過是得在遊戲機場旁的狹小空間工作。環境細小,衛生又差,工作時佩帶口罩迴避臭味。每天下班的面容總是愁眉苦臉,沒精打采。問她有沒有病,她說日子還得過的。

        她從中五畢業出身,到長子已經十五歲了,都沒有休息的機會。旅行社職員,幼稚園教師… … 就這樣輾轉工作二十年。她的職業生涯跟隨香港的經濟狀況,市道不好便失業,平均三年轉另一工作。她說文員不愁沒飯吃,因為各行業都需要記錄瑣事的小職員,只要肯拼搏,滿街都是工作。

        有哪個女人不願當「幸福少奶奶」?誰不想三從四德,相夫教子?可是只得一份薪金,哪能養活六口之家?兒子的教育開支往往是最大的,甚麼活動,甚麼計劃,通通都很昂貴。

        眼看股市的大起大落,她也希望自己手上的藍籌股—兩個兒子有所出息,以讓她能舒舒服服地享福。

兒 子

        我也渴望能夠休息,能夠完成功課,溫習課本,然後倒頭大睡便可。然而明天上學,仍然需要面對無數的功課測驗。每天這樣漫無目的、營營役役地幹活,真的是充實的人生嗎?

        那麼夢想中追求的幸福,能夠擁有理想、同時兼備穩定生活的幸福,是否真的可以實現?在大學生畢業也未能找到工作的社會,置業,結婚,成功,理想… … 一切彷似遙不可及。

        母親還是那句,只要肯努力,不怕辛苦,不愁找不到工作;做人就是要適應環境,理想不能糊口;凡事只要盡力以為,問心無愧。

        父親,母親,還有我。對想要的幸福,追尋了很久、很久… …

        或許,當我不再執著於個人幸福,便會由衷明白,體會他們的辛勞。


評語:

全文充滿真切的感情,描寫具體細緻。從普通人的生活反省「幸福」的意義,結尾筆鋒一轉,以「體會他們的辛勞」代替執著於「個人的幸福」,側筆回應主題「不容易」三字,拓闊題旨,甚有深意。文字切實有味,結構環環緊扣,形式獨特,是一篇渾圓成熟的優秀作品。

(陳潔儀)
Comments